【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中西區都計通盤檢討 推動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整修

發表於 2016/08/23
1,156次點閱
0人收藏
 

合成帆布行 尋找家徽照

CDNS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2016-08-17

20160817225855-big

中西區中山路合成帆布行四連間近日進行立面整修,亮麗的朱紅色,吸引過往行人目光;屋頂上方隱約可看出有家徽痕跡(圓圈處),合成帆布行希望有老照片民眾可以提供參考。 (記者林雪娟攝)

近日來往中西區中山路的合成帆布行附近,一定會被屋舍亮麗的顏色所吸引,這四連間房屋,接受「台南市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整修案」補助,門面煥然一新,不過原設在屋頂上的家徽早已失落不見,屋主許勝凱希望民眾若有拍攝到家徽老照片,可以提供協助修復。

四連間屋舍目前合成帆布行兩間門面,另兩間為「竹記冬菜鴨」和「早安美芝城」,當初文化局透過區公所媒合,許勝凱認同維持大街景觀,希望再造中山路風華,和冬菜鴨店說好,然當初負責設計的公司遲遲無法聯繫上美芝城屋主,計畫恐破局,幸好最後獲得該屋主點頭同意。

許勝凱表示,合成原位在建國路上,建國路拓寬後搬遷至中山路,他猜測這四連間屋舍至少有八十年左右歷史,而他們民國六十五年搬過來,至今也已四十年。四連間重新上漆,許多人認為和古蹟紅牆有相呼應之感;許勝凱說,其實屋舍約在二十餘年前曾整理過,當初就是這個朱紅色,只是經過歲月更迭,顏色慢慢褪掉,如今重新上漆,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此次改裝,連招牌也更換,改為木質材料,為老店增添味道。許勝凱說,四連間原本每戶都有小女兒牆,後因水泥掉落,恐砸到他人因而拆除,至於屋頂上原本有家徽,但並非是「合成」的,早已不見,只剩痕跡;許勝凱說,若民眾手頭上有當年老照片可供參考、辨識,合成願意協調裝回,讓老屋盡展風華。

 

<府城今昔>府城歷史街區「振興」了嗎?
CDNS記者吳昭明2016-05-28
1.jpg   
延平街拓寬後(左圖)。 (記者吳昭明)

2.jpg
民國八十三年延平街鳥瞰。 (記者吳昭明攝)

台南因為「歷史」、「文化」才升格為直轄市,不過,有些都市擘畫可能背離歷史,甚至和文化格格不入。

新近,西班牙托雷多大學博士候選人黃建龍指出:台南市政府文化局訂定的《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意在保存街區意象,但工務局的《建築管理自治條例》卻要求小巷弄新建房屋必須退縮。一旦街屋縮,老街風貌勢將蕩然無存。

市府都發局回應,中西區正進行通盤檢討,年底將公開展覽,如有民眾提出反對意見,何時定案,不敢預測。市府雖有歷史街區條例,但府城至今沒有指定街區,若民眾申請新建屋,房舍只能退縮,包括立面,市府都無法要求。只指定中西區,其他區域老街是否不受管制?希望相關單位可以對有意改建、新建屋主進行柔性勸導。

質疑為甚麼要提反對街屋退縮,進而明指延宕都市計畫,都發局的說辭不但近似恫嚇、分化,且一副老街保存事不關己,談老街徒然妨礙市政的態勢?不知主管機關心目中的文化、歷史,到底是那一種版本?怎麼書寫?

很多人一定還記得,二十年前,台南市政府曾經毀掉延平街的往事:安平的延平街和中興街、效忠街是緣起荷據時期的三條老街,並以延平街最重要。這三條老街建構出來的原生聚落,街道蜿蜒曲折,寬窄不一的「屬人空間」。稍寬的街道成了小廣場,是居民的公共空間,巷弄中近乎直角的轉折,具街區防衛功能。因闢建於海邊沙灘,延平街上有幾處明顯的自然起伏,早年還有階梯,歷史紋理饒富趣味。

民國八○年代,市府執行沿襲自日據時期的都市規畫,將延平街原本兩、三公尺寬,曲折有致的街道拉直,並拓寬為六公尺。八十三年初,消息曝光後,以成大建築系王明蘅教授為首,包括黃崑山、姜渝生等建築系、都計系教授希望維持延平街的人文空間,建議循特區模式,留下原生聚落。為留下延平街,文化界和政界曾經長期努力。八十三年五月,市議員吳美杏召開「海安路地下街及延平古街座談會」,希望說服議會和市府,中止拓寬延平街以及開闢海安路地下街計畫。

不少民進黨人士,包括林易煌、許瑞峰、黃昭凱、李文正、錢林慧君、莊智湧等等,成立「搶救歷史遺跡行動聯盟」,出面和市府協商,希望緩拆,以尋求對策,留住老街。八十三年十月,立法委員周荃施政總質詢,建議府城人行政院長連戰制止家鄉毀壞文化資產的行徑。連戰當場決定提報古蹟資料,提報之前不可拆除,因而得到將近一年的迴旋時間,讓力主保留的學界和文化界人士可以奔走、構思,多方尋求奧援,為留住老街製造更多機會。

八十三年十二月廿七日,為了守護延平街,新黨籍的立委周荃和前台獨聯盟主席後來的台南市長張燦鍙一起在台北召開記者會。當面對歷史、文化,不分統、獨,好美的場景。八十四年五月台南市立文化中心主任陳永源策劃全國文藝季「發現王城」,重點在「延平踩街」。目的無非延宕怪手的履帶進出,拉長緩衝時間。

不過,市府執意拆延平街。八十四七月卅一日延平街拓寬拓寬前夕,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以及張燦鍙、周荃、王家貞、郭朝武等等仍不放棄,直接找施治明市長,希望留住老街。八十四年八月一日上午八時二十五分,怪手終究進入延平街。怪手起落間,老街一鏟一鏟拭去,也一道一道刻畫出當時政府與人民的文化水準。

延平街事件之後十五年,台南市升格。一○一年七月,《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通過,但,府城的歷史街區「振興」了嗎?近四年來,只有鹽水老街指定為歷史街區。台南市,因為府城的歷史、文化而升格,但,歷史文化核心區的定位安在?延平街已矣,當下,台南市政府怎麼「處理」老街區?怎麼譜寫歷史?且拭目以待。

歷史街區自治牛步 挨轟

〔20160526 記者蔡文居/台南報導〕台南市議會昨進行市政總質詢,市議員陳怡珍質疑台南市歷史街區自治條例通過至今約四年時間,整個台南市卻只有鹽水老街完成法定程序,正式成為歷史街區,相關作業流程明顯牛步化。

  • 新美街改造工程已列入105至106年度的改造計畫。(記者蔡文居攝)

    新美街改造工程已列入105至106年度的改造計畫。(記者蔡文居攝)

文化局︰新美街 民族到民權路將優先保存

文化局長葉澤山表示,委員會先後開過十五次會議,也針對台南十二條老街進行改造及調查,並未延宕,而外界一直爭取列為歷史街區的新美街,其中民族到民權路段將列優先保存範圍。

陳怡珍昨針對五大文化主題園區進行質詢,目前大目降文化園區、噍吧哖紀念園區已於去年開幕,其餘的左鎮菜寮化石園區、水交社文化園區、赤崁文化園區,希望如期在市長任內完成。

文化局長葉澤山表示,除赤崁文化園區因事涉考古遺址,恐延後至一○八年才能完工外,其餘兩個園區有把握於一○七年完成。

陳怡珍表示,台南市為妥善保存歷史街區,促進歷史街區再造,於一○一年七月通過「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迄今卻只有鹽水老街列歷史街區,文化局應加快腳步、多用點心。

陳怡珍說,以新美街為例,新美街在清朝就以米舖經營為主,大家稱為米街。米街範圍是現今新美街從成功路到民族路之間路段,而民族路到民權路之間過去叫做抽籤巷,現在也是新美街一部分。新美街以米街諧音來命名,但劃設歷史街區卻未將傳統米街納入涵蓋範圍,反而僅列入抽籤巷,令人錯愕。

文化局表示,「米街」包括其中舊稱「米街」的新美街「成功路—民族路」段,於目前擬定中的府城歷史街區計畫位於暫定範圍內,並非區域外。米街地區改造工程已列入一○五至一○六年度改造計畫,所稱「米街並非在歷史街區範圍內」是誤解。

中西區都計 文化局盼除外條款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2016-05-20
20160520232839-big   
延平老街道路拓寬,早已失去古味。 (記者林雪娟翻攝自《圖像府城》)

20160520232801-big
清水老街(開山路三巷)已有民宅改建退縮情況,老街逐漸走味。 (記者林雪娟攝)

市府制訂的自治條例出現衝突、競合,文化局表示,已經發現該情況,目前跟都發局正緊鑼密鼓進行作業中,中西區都市計畫正進行通盤檢討,另和相關局室會商,不合宜的法規一併檢討;至於老街逐漸走味問題,日後也將提出相關補救措施。文化局表示,文化局主管的《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和工務局主管的《建築管理自治條例》是平行法規,等於是一樣大,因此希望藉由都市計畫檢討方式解套。

而解套方式,希望仿照「安平港歷史風貌園區」作法,設定「除外條款」,如安平效忠街、中興街等房舍若改建,不用受退讓規定限制。文化局強調,小巷弄房舍推讓規定有其必要性,並非單純要求道路拓寬,包括公共交通、安全、衛生等,都會出現問題,而會出現退讓問題,多是新蓋屋,若只是單純老屋整修,不牽涉發建照問題,不至於出現狀況。

文化局坦言,近年來登革熱疫情發燒,許多小巷弄內的木造老屋被拆除,日後新建時的確會出現新屋退縮情況,將改變街道軸線,雖然這樣的改變是漸進且緩慢,但的確會讓老街的味道走味。文化局說,目前已針對中西區都市計畫開過數次會議,文化局會提報值得重視、保存的歷史和文化老街供相關單位參考,避免老街風貌因房屋新建退縮,「變瘦又變高」,風味蕩然無存。

整建窄巷不同調 老街走味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2016-05-20

府城引以為傲的老街意象,將逐漸不保。文史工作者黃建龍表示,台南強調文化首都,重視歷史文化,然制訂的相關條例,卻成為老街殺手。文化局制訂的《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希望保存街區意象,然工務局主管的《建築管理自治條例》卻要求小巷弄新建屋得退縮,老街味道盡失,台南豈有臉面自稱文化之都。黃建龍表示,《建築管理自治條例》第七條針對「面臨現有巷道之基地,其建築線之指定規定」,嚴重破壞老街的街道紋理,以現階段台南推動歷史街區及老屋再造,兩相衝突,有必要重新檢視該法條並加以修訂。

黃建龍說,該法條簡言之,未達六公尺街道,民眾改建時需從街道中心線向兩旁退縮,使街道寬度能達六公尺,不但迫使老屋立面無法保存,更嚴重改變老街風貌,變相拓寬老街。黃建龍批判,該法令是以汽車通行為主的舊思維,且市府一方面以振興條例當令旗,投入經費處理街道設施、建築立面美化;然在建築管理方面,老街老屋的另一側,卻蓋起因建築線退縮後的龐然高樓大物,市府不同單位制訂的相關自治條例,竟相互打臉。

黃建龍說,各縣市建築管理法案當初幾乎是同一版本複製,然北、高兩市早已大幅修改不公平之處,不解為何台南聲稱以歷史保存作為城市重點發展的口號,然都市計畫通盤檢討進度卻相當緩慢,如中西區清水老街(開山路三巷)已有房舍因改建,限於法令,只得退縮,老街味道和意象逐漸走味。黃建龍強調,終極目標是制訂位階最高的《歷史區域特別條例》,不單只是規定建築立面、整建,包括經營的商家、交通、旅客等,都會全面規範,如此,台南才能真正稱為台灣文化首都。

借鏡安平老街 應修法亡羊補牢
記者林雪娟/特稿2016-05-20
DPP_2354.JPG  
蜿蜒的小巷弄深具樸質味,信義街是近年崛起的老街。 (記者林雪娟攝)
市府各單位制訂自治條例,出現互打巴掌情況,已經讓人匪夷所思,且這巴掌,打得響亮,後續效應最嚴重情況,是改變老街區的紋理。所有人都知道,老屋、老街拆了就沒了,安平老街就是最大的警惕,在等待都市計畫通盤檢討之際,是否能先亡羊補牢,市府相關單位應該立即有所作為。

《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和《建築管理自治條例》相衝突,各單位皆稱仰賴都市計畫通盤檢討,難道改變,唯有一條路嗎?文史工作者黃建龍說,台北市與高雄市已大幅修改六米以下道路重新指定建築線,尤其台北市建築線指定,完全以都市計畫為準,未針對六米巷道有特別退縮條款,值得市府省思。老屋居住機能不足,民眾想新建,改善居住品質,在所難免,如何提出誘因,至少保存立面,而不是先花大把銀子鋪設路面,而文化局雖有老屋補助計畫,但實施多年下來,利弊各見,也應加以檢討。

老街、巷弄是府城最美的風景之一,清水老街的房舍逐漸變瘦、長高,古趣建失,進駐清水老街的成大師生工作站,也發現老街樣貌逐漸改變問題,正發起社區自覺活動,希望居民簽署公約,從房舍立面、改裝、房舍租賃者及經營行業、停車等問題,都能獲得居民共識;這是一條長遠之路,但畢竟民間已經開跑,政府豈有落後之理?短程來看,是否能先修正《建築管理自治條例》條文,長遠來看,都市計畫需進行通盤檢討,是否廢除或改變計畫道路,並針對歷史城區範圍訂定特定的都市計畫條例,取法國外古城作法。路難行、但勢必得行,台南想要真正成為文化首都,一定得有所作為。


《都計通盤檢討》南市中西區舊城街廓 計畫道擬撤銷

〔2015.11.11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都發局正進行中西區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由於中西區是最早發展的老舊市區,至今仍有日治時期都計留下的棋盤式計畫道路,包括新美街在內的舊城區街廓都計道路是否「撤銷」,都納入這次檢討研議中。

  • 中西區處處有散發懷舊古味的巷弄風情。(記者洪瑞琴攝)

    中西區處處有散發懷舊古味的巷弄風情。(記者洪瑞琴攝)

都發局表示,中西區都市計畫肇始於日治時期所訂的「台南市都市計畫」,雖歷經多次主要計畫通盤檢討,但因應台南以文化首都升格的都市特色,以及形塑直轄市水準品質,這次第五次主要計畫通盤檢討併同細部計畫檢討變更內容,以營造「文化首都」為首要目標。

例如,日治時期劃設的六至八米計畫道路,在舊城區街廓是否仍要繼續保留,民眾意見不一,一旦計畫道路開闢,恐衝擊舊城區歷史紋理面貌,但對於巷道住戶居住安全出入又是個難題;都發局不諱言,如何保留老街老巷風情又兼顧市民財產安全權益,確是個大挑戰,謹慎地從小區塊街廓逐一檢視討論,工程龐大費時。

另一個檢討重點,就是舊城區街廓內的商業區,往往高樓大廈一蓋,阻礙舊城區文化景觀視野,都發局也列入檢討重點,研議容積移轉機制,鼓勵地主將容積率移到其他區,避免舊城區處處高樓林立。

都發局長吳欣修表示,不是現有的老街巷都「撤銷」計畫道路劃定,以大家關注的新美街為例,可隨現有巷道路型作適當調整,全線路寬不一定都一致,或可透過都計手段,劃設為小型「廣場」完整保留周邊面貌。

吳欣修表示,市區的商業區容積率都在二百至三百廿%左右,很難禁止地主開發利用,但可透過容積移轉機制,地主若要改建大樓可就現有高度改建,多餘的容積率可移到其他區利用。

都發局也表示,中西區巷弄繁多,細部計畫道路檢討將參酌文化局的歷史街區計畫,及府城舊城區相關研究計畫建議內容適度檢討,不至於漫無目的變更撤銷,檢討工程費時龐大,何時草案公展仍是未定之數,但至少可先做幾條下來,待民情反映再擴大範圍。

議員促配套 在地人盼維持現狀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中西區都計通盤檢討,學界與民間樂見市府端出文化願景,但是做法見解各不同,也呼籲市府要拿出配套措施,以免廢不廢道變成新問題,甚至都計檢討成果「換湯不換藥」。

中西區議員邱莉莉認為,中西區既以舊城區歷史核心區為定位,保留老街巷弄固然是好,但若是計畫道路廢止,相對影響住戶改建權益,市府不妨研議舊城區自治條例,限制的同時也有彈性放寬配套法令,以免讓市民認為巷道不拓寬,老舊住宅又難整修,感受「雙重剝奪」。

三民里長陳弘烈說,既有的計畫道路「不廢止也不拓寬」,保留現狀最好,因為住戶主動依建築線退縮改建,至少對未來保留願景,地利不受影響,若都計變更廢道,可能會產生新問題,引發抗爭。

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顏世樺認為,多年來舊城區計畫道路市府本就無力開闢,若要廢道可能會引發既得地利者的開發利益爭執,但這幾年在老屋再造風潮下,已證明「開路」不是唯一創造城市價值的途徑,若市府有心讓南市朝「文化古都」發展,不僅中西區是舊城區,全市整體定位更重要,應跳脫以往只是道路、公共設施、住商區變更檢討的思維框架,才能充分利用容積移轉,適得其所,否則只會是例行性的都計通檢,改變不了什麼。

中正路軸線老屋立面專案 文化局埋單

CDNS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2015-09-10

 20150910223640-big  

中西區中正路一六五號申請老屋立面修復,限於經費,妝只卸一半。 (記者林雪娟攝)

20150910223800-big
「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整修」計畫,吸引許多老屋屋主申請。 (記者林雪娟攝)

文化局去年推出「中正路軸線歷史老屋立面專案修復」計畫,一六五號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申請「卸妝」老屋,然妝卸一半,卻發現經費不足,因成效不錯,文化局今年度推出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改善計畫,一六五號確定延續去年計畫,由文化局負擔,希望恢復老屋顏面。

文化局去年推出針對中正路老屋立面卸妝計畫,由屋主自籌二十萬元,文化局補助二十萬元,由建築師林光浩施作。卸妝後才發現問題多,包括鋼筋嚴重鏽蝕、滲漏、磚面佚失破損,柱身磁磚和柱頭裝飾多處破損斷裂,林光浩盡量以舊料回補,但經費仍不足,該案因屋主需自籌一半,結果妝只有卸了一半,成為一樓土黃色、二和三樓立面目前仍為白色現象。

經輔導,屋主繼續申請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相關立面整修補助。林光浩說,該案未來即使非他施作,但仍會從旁協助,最主要是外牆去漆工作,讓老屋恢復以往容顏,而老屋最主要問題是建築時代的需求和如今社會不同,導致出現許多外露管線,建議運用黃銅管包覆,不只立面,更能注重整體性,以恢復府城最重要路段的老屋素顏之美。

老屋立面整修 逾20屋主申請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2015-09-10

台南市開全國先例,推出《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陸續推出歷史老屋培力、歷史街區改造計畫,為提升歷史街區內大街景觀質感,文化局首度推出「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整修」計畫,鎖定府城區、城鎮區,共八百萬元經費,幫助臨大街的老屋改造立面,申請踴躍,目前約有二十餘家申請。

文化局指出,條例制訂後,陸續推出包括歷史街區調查、老屋培力、歷史街區改造等,去年首度以中正路為範例,推出歷史老屋立面改善案,因屋主需負擔一半經費,最後只有一家申請,今年推出改進方案,以核心大街為主,希望再現街區立面風華。

文化局以府城區和城鎮區各四百萬元經費,提供民眾申請,採減法設計,包括立面重現、管線整理、招牌減量、低耗能照明等,每戶工程經費上限三十萬元,民眾不用自行找設計師,採「公辦修繕、私有維護」原則進行。

範圍的部份,中西區限定中山路、中正路、民生路、民族路、民權路和西門路部分路段;東區則是東門路部分路段,共有十餘家申請,將由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委員會審議通過後,進行立面改善工程。

老屋整修風:吹的是復古風還是東瀛風?
2015-09-13 中華日報

台南市文化局推出「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整修」計畫,協助面臨大街老屋改造立面,獲得廣泛回響,申請補助的老屋屋主頗為踴躍。全台大多數老屋都是日據時期所建,台南市也掀起老屋整修風,不禁讓人想問:老屋整修風吹的是復古風還是東瀛風?今人又何能為後人留下具有台灣特色的建築?

台灣自古以來居住著許多不同族群,東西方文化在此交會,時隔日久,自然塑造出豐富且具多樣、多變、混血等特徵的建築風貌。大致來說,台灣建築可分為史前、南島、荷西、漢式、西式、日式、現代等七種文化類型。各時期的建築風格、形式與做法、空間規劃都有很大差異。

史前建築主要類型包括巨石構築、石板地面式建築、干欄式建築,出土的考古遺址超過一千個。南島建築是台灣南島語系原住民所興建的建築,各族擁有不同的建築文化,其中達悟族的建築,兼有地下式(主屋)、地面或半地下式(高屋)及高腳樓式(涼亭)三種型式最具特色。在現代建築氾濫下,典型的南島建築已如鳳毛麟角。

十七世紀初期,荷蘭人統治台灣約四十四年,西班牙人亦占領台灣北部十六年,當時興建不少城堡、街市、商館、住宅、教堂、學校。歷經三百五十多年風霜歲月,荷西殖民建築大多已遭改建或毀損,目前保存較完好者僅淡水紅毛城,台南熱蘭遮城及普羅民遮城則僅部分保存下來。

明、清兩代漢人大量移民台灣,從「唐山」移植來台的建築式樣,具有閩、粵一帶的風格,因應台灣特殊的人文與自然環境,並擷取平埔族人的部分營建技術,形成早期台灣的漢式建築,除了衙署之外,還含括厝、店、廟等建築,其特色是具對稱的配置、重視空間位階,講究倫常、風水、禁忌等傳統觀念。一八五八年《天津條約》簽訂,安平、滬尾、雞籠、打狗開港通商,受到西方工業革命科技快速發展的影響,台灣延聘外國專家協助營建相關設施,當時全台出現許多海關、領事館、洋行、禮拜堂、西學堂、砲台等西式建築,能留存至今的大多已被列為古蹟獲得妥善保護。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派遣留學生前往歐洲學習建築。一八九五年開始統治台灣,除了帶來日式建築之外,也引進了歐洲建築觀念,其中包括仿文藝復興、後期巴洛克、折衷主義、表現主義或機能主義,為台灣現代化過程注入西方元素,但其建築卻也帶有軍國主義色彩。日本殖民台灣期間,積極推動日本化,以「市區改正」名義倡導所謂的「大正型」、「昭和型」街道立面,中國傳統建築成為犧牲品大量被拆毀,除了廟宇之外,其他漢式建築幾乎蕩然無存。現在台南市力推的「核心大街歷史老屋立面整修」計畫,重現的無異是東瀛懷舊風,這項計畫雖有助觀光發展,但過度揄揚日據時代建設的確可議。

為了追求本土認同感,除了修復、保存既有的歷史老屋之外,還要拋棄短視近利的心態,將興建「未來的老屋」視為職志,以西方建築為主體,在形式與空間上加入具有台灣特色的元素,為後代留下更多值得驕傲的歷史老屋。

 


保存老屋 增歷史街區教育推廣

733600002014063019153847  

文化局推出「中西區中正路軸線歷史老屋立面」專案補助,最高可補助一百萬元。(記者林雪娟攝)

2014.07.01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
保存老屋、老街,文化局今年從點、線擴及面,除歷史老屋補助、老街街面改造,今年新增歷史街區教育推廣活動。文化局原本鎖定「中西區中正路軸線歷史老屋立面」改造,卻乏人問津,文化局將相關老屋、老街議題整合,設立「好舊。好」計畫網站,希望民眾認識舊的美好。

台南市去年首創歷史老屋補助,四十三案申請通過二十四案,實際補助四百七十萬元。今年老屋補助申請七月一日起跑,文化局將分別於東區知事官邸、鹽水永成戲院、新化武德殿舉辦三場說明會,今年補助經費以五百萬元為限。

老屋重生為點,文化局推出的歷史街區街面鋪面改造則為線,為讓更多人認識歷史街區,今年首度開辦「歷史街區教育推廣」,鼓勵文史工作室或社區舉辦歷史街區保存、老屋活化再生等教育活動。

配合林百貨開張,文化局希望帶動昔稱「銀座街」的中西區中正路風華再現,並公告「中西區中正路軸線歷史老屋立面」專案補助,卻乏人問津,無人申請。

活化不力 近百棟市有老屋閒置 

2014/06/03 記者姚正玉/台南報導
台南市屬民國六十年以前的市有歷史老屋近五百棟,但閒置無用的就有九十八棟。市議員邱莉莉三日質詢指出,市府保存老屋的速度太慢,經常是在挖土機之後,況且市府制定「臺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對民間老屋的修繕維護還訂獎勵補助辦法,但市有老屋卻任其凋零,無疑是莫大諷刺。

邱莉莉指出,根據她向文化局調閱「台南市政府所屬機關學校經營歷史老屋清冊」所做統計,目前南市在民國六十年以前興建的市有老屋四百九十八棟,扣除占用、配住、土地非市府產權等使用狀況,光是閒置未使用的就有九十八棟,其中以警察局最大戶、占五十六棟,其次稅務局十四棟,教育局所屬國中小十棟,文化局九棟;就行政區劃分,以南區四十三棟最多,新化區有廿三棟,玉井區也有九棟。

邱莉莉說,私有或公有、國營事業老屋協調處理難度較高,市有老屋可由市府全權處理,但目前文化局對老屋活化的推動,只有北區公園路三二一巷和南區舊司法宿舍,其它市有老屋活化幾乎沒有成果,也無一件成功的委外案。

她說,她向文化局探詢,去年曾有民間業者提出五件市有老屋活化的委外申請,因計畫內容不夠周詳,均被打回票,事實上部分閒置的市有老屋確實具有活化價值,包括永康國中管理的三棟日式宿舍,新化區公所管理的宿舍,都被文化局特別註記是「區位優良」的老屋,迄今未被妥善利用甚為可惜。

 


老街振興條例出爐 正興街、信義街、清水寺街區及鹽水街區入選 自強街成遺珠  

 

456  

 

狹小的自強街,最能凸顯府城古街道紋理歷史文化,彰顯巷弄之美。(記者林雪娟攝)

2013/11/20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
全國首創的《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首波公告四大老街振興案,卻排除一般人認為保存尚稱良好、亟需振興的鎮北坊區域,尤其自強街前半段已因道路拓寬遭拆除,後半段則是目前市區內少見的老街意象,文史工作者和里長們認為自強街未被列入,成為最大的遺珠之憾。

市府相關單位認為,《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是「文化升格立市」最重要法制配套,希望以獎勵或補助方式,引導民間老屋改建或再利用,能夠彌補現行文化資產保存等相關辦法不足之處,希望達到不損害所有權、振興老屋街及保存相關人員故居等。

日前文化局公布首波四大老街振興案,包括中西區正興街、兌悅門信義街、清水寺街區及鹽水街區,外界認為極可能雀屏中選的新美街、自強街卻都落在榜外。自強街橫跨五福及長德里,兩位里長都表示沒有聽聞這項評選。致力「糖間」地區文史工作發展的長德里長李茂德說,自強街、崇安街保存堪稱完善,或有一定的街區發展故事,他可以聯合附近相關廟宇或文史工作者力量,再造繁榮。

五福里長陳印斌坦言,能夠發展觀光、再造老街誰不想?但這些區域中,房舍新舊雜陳,補助對象是大問題。推動總爺老街文史工作的醒緣基金會會長蔡文成認為,鎮北坊區域許多地方仍維持清初以來的古街道紋理,且屬於舊城區域,應該要受到更多關注。至於歷史老屋補助,許多老人家根本不懂得申請,中西區卻多達二十五件,顯見申請者偏向再利用者。

百年老屋殘敗不堪 屋主嘆快倒了 

 

345  

記者林雪娟/台南報導
寬度連四米都不到的自強街,是目前府城難得保存完善的老街,坐落其中有百年以上的老屋,有已經相當殘敗的廢墟,也有住戶自行改建的新房舍。自強街內百年老屋的黃姓屋主無奈表示,市府再不幫忙,只能等待老屋自行崩塌。

「房子快倒了」,黃姓屋主說,當初他從外遷回時,房子漏水、老樹攀牆,他已陸續花了五、六百萬元整修,上百年房子的修繕,他已無力負擔,日前文化局還帶著大隊人馬前來參觀,他已經習以為常,但因二樓木造地板不穩,只要不是一次太多人上去,其他請自便。

屋主坦言,幾年前他公開百年老屋訊息,結果一堆教授、官員前來參觀,但對於房屋整修毫無助益,有人出書,他也沾不到邊,門上一個位於數公尺高處的敲門環到底是何用途?至今無人可以給他答案,讓他相當灰心。

屋主表示,眼見房舍一年一年衰落,他無能為力,只能靜待老屋「壽終正寢」。長德里長李茂德表示,正興街街面幾乎已無老屋,能夠得到老街條例補助,令人詫異。他認為補助方案應該要真正落實,且資源都在中西區,對北區明顯不公。

自強街歷史紋理俯拾皆是 捨它其誰 

2013/11/20 記者吳昭明/特稿
自強街有豐富的歷史積澱,是目前台南市最值得維護、保存,再開發的老街。台南市政府既然有《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以維護舊街區,自強街不列入,不知那一條街道夠格?

舊稱大銃街的自強街歷史紋理俯拾皆是。清代,因為那裡有守護海岸的大砲而得名。街的南端,開基天后宮前街道,舊名「水仔尾」,因位於水─德慶溪的尾端,即德慶溪的出海口。先民渡海台,經安平進入台江內海後,走德慶溪,在禾寮港上岸,在今鴨母寮菜市場,忠義路一帶形成聚落,那一帶古名禾寮港。鄭成功攻打荷蘭人時也是走德慶溪,在禾寮港登陸後拿下普魯民遮城,今赤嵌樓。

德慶溪的守護廟就是開基天后宮,開基天后宮可能是台灣本島最早的廟宇。居住在禾寮港的先民到開基天后宮拜拜時,應該是沿著溪邊,走水仔尾。水仔尾,北接大銃街,南接米街、抽籤巷、帆寮,這三條街道都以其功能命名,今名新美街。

荷據時期第一條貫公路,在城區的路段很可能就是新美街和自強街。此因荷據時期,荷蘭人居住在普魯民遮街,今永福路到北極殿的民權路上,出赤嵌往北時,由於今忠義路有漢人的聚茖禾寮港,因此,基於安全的考量,很可能走早年靠海岸邊的新美街、自強街。清代,走這一條「縱貫線」出小北門,更是台灣南北的交通要衝。

而今自強街一帶有開基天后宮、烏鬼井、三山國王廟等多處列管古蹟,街上仍多清代的老舊民宅,保存頗佳,那一帶也是潮汕後裔的主要聚落。民國八○年代拓寬的正興街都列入歷史街區維護了,自強街串聯新美街,大天后宮,以及帆寮一帶古巷道,台灣最珍貴的歷史街區,竟一再縱逝維護、保存的機會,令人不解。

自強街未入選議員看法 

▲謝龍介:評選過程太草率

振興老街竟然排除自強街(大銃街),簡直是荒謬,文化局應該提出解釋,並思考有無補救方案。自強街以往是城門進出要道,許多傳統行業發跡於此,居住其中的人,有的世居兩百年以上,可以一窺其家族歷史、人文等,我質疑評選者都非府城人,且心態官僚,評選過程也相當草率,我是在地議員都不了解此事,這樣對住戶情何以堪?尤其街面幾乎已無老屋的正興街能夠入選,更讓人匪夷所思,若市府想要振興中正商圈,可以利用別的方式,怎可名不副實?我希望文化局講清楚、說明白。

▲黃郁文:自強街具代表性

既然是全國獨創的條例,評選過程更應該公平、公正、公開,連在地民代、當地里長都不知道有評選,我質疑恐有黑箱作業之嫌。自強街的代表性,無街道可以出其右,它的歷史、文化、街道保存現況,誰能爭鋒?市府想要振興老街,不能挑軟柿子吃,已經無需協助者,不該錦上添花。台南安平老街已經被拆除,失去老屋意象,市府不能再犯同樣錯誤,自強街前半段已遭拆除,後段如何保存與開發,市府要給一個明確答案。(記者林雪娟)

4大老街振興 尚未全部審議 

2013/11/21 記者鄭緯武/台南報導
市府文化局執行《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正進行歷史街區普查作業,先選擇四條無爭議性的街廓,嘗試進行小規模鋪面環境改造,卻被誤以為是首波公告四大老街振興案。文化局長葉澤山二十一日澄清,全市初步普查出三十七處老街區,包括自強街及周邊街區在內,全部尚未完成審議,更不可能指認、公告,審議絕無黑箱作業的情形。

葉澤山表示,文化局預計十一月底完成全市歷史街區調查研究,目前普查出三十七處,普查結果提報歷史街區振興委員會審議後,才會逐年進行指認及振興工作。歷史街區指認過程中須依法召開公聽會,程序嚴謹,因此,迄目前為止,文化局並無指認、公告任何一條歷史街區。

他說,今年度擇選中西區正興街、兌悅門信義街、清水寺街區、鹽水街區辦理工程改造,是經評估無爭議性,並提報歷史街區振興委員會討論程序完成,目的是希望透過小額預算,先行就少數亟需改善鋪面及營造友善環境的歷史街廓進行活化,這也是在後續歷史街區陸續完成指認及振興之前,市府嘗試先行運用少數預算,小規模進行街區鋪面環境改造。

對於北區自強街區未進行小規模鋪面環境改造的原因,葉澤山指出,自強街區雖然也納於三十七處普查歷史街區內,惟因民國九十八年市府已進行「府城街區風貌景觀改善計畫─鎮北坊街區環境改造工程」公共環境改造竣工,完成長北街二十一巷至烏鬼井及公園南路的自強街段改造整頓,基於公共建設短時間內不應重複投注資源於同地原則,加以本年度執行預算規模不大,因此未予列入改造。

 


輕率拆老街 文化建市淪空談

2012.02.13 記者吳昭明特稿
台南百花祭登場,市府建議周邊的景點有著名的老街──大銃街。但大銃街南端卻於月前被拆除。一個因為文化歷史的蓄積而升格為直轄市的城市,辦活動時標舉老街,沒有活動時,卻輕率的拭去老街。如此行徑,難免讓人覺得「文化」之於公部門,不過是升格時的說帖,辦活動時說嘴的工具罷了。

大銃街被拆的南端巷道,是明末台南第一個港埠禾寮港,今鴨母寮菜市場一帶通往航道的守護廟,開基天后宮的街道很可能是台南第條一老街,肇始年代早於延平街。老街率爾被拆,不但是工程、交通本位主義使然,也是對府城歷史人文的茫然無知,大銃街被拆的當下,台南市府文化局曾再次強調,積極研擬「台南市歷史街區振 興自治條例」以保存老街特色。但徒法不足以自行,何況仍在研擬階段。大銃街有許多精彩的街屋和人文空間,南端都拆了,肆虐老街的「怪手」可能再往北走?

如果文化建市不是拿來說嘴,然則,在老街自治條例通過之前,市府各單位即可達成共識,並由市府高層宣示:而後在舊城區的任何開發案,事先都應知會文化局,甚至明指那幾個街區「列管」及管制的等級。目下,除了大銃街南端,乃至整條大銃街如何妥善保持、開發、再利用之外,吾人期待的是,往後「萬一」怪手再次肆虐老街時,第一個趕到現場,擋住怪手的是的文化局長。

搶救老街屋 自治條例下月審
2012.01 記者張淑娟報導

以文化首都升格的台南市,首創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期透過條例讓歷史街區場域得以保存和發展,同時也鼓勵擁有歷史老屋的主人能珍惜;市府文化建設科人員指出,自治條例已送市議會,期二、三月臨時會可審議,未來可逐年獎勵老街屋的保存與發展。

今年市府編列一千萬元左右要來保存發展歷史街區內的傳統建築群和周圍環境風貌,以活化歷史文化空間,並朝文創產業發展;文化局長葉澤山表示,台南是文化古都,確有不少的歷史街區場域,尤其府城相當多,多藏在中西區,年代可能遠自荷據時期、清朝等,如神農街就是其一,此外原南縣有新化老街、菁寮老街、橋南老街等,等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通過後,將展開普查,並交由委員會來指定。

文化局人員也指出,文資法只針對指定古蹟和歷史建築,但許多老街屋並不願被定為古蹟、歷史建築,對此,該局才擬率五都之先,提出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藉此來保留歷史老屋,也鼓勵老屋主人一起珍惜,讓深具歷史、文化與獨特性的歷史場域得以保存,並發展文化產業。

 


歷史街區下一個推動目標
2009.10.07 記者吳孟珉/南市報導

繼安平港國家國家風景區計畫後,市長許添財表示將開始推動「府城歷史風貌街區計畫」,並爭取中央二十二億元補助,或是由直轄市自編預算,這是古都再提升關鍵。

市府委託財團法人成大研究發展基金會研擬「府城歷史風貌街區計畫」,預估所需經費二十二億元,赤崁市街並列為首期改善目標。副市長洪正中表示,未來的台南市直轄市有豐富的文化歷史,在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建設告一段落後,接續重點就是「府城區」。

「府城區」的價值何在?洪正中說,全市有一百十二處古蹟,扣除安平十五處外,其餘皆散落在老城區,論發展潛力更在安平之上。許添財說,「府城歷史風貌街區計畫」不待合併升格即可先推動,並將向中央爭取經費,以其歷史文化地位,不應受到八八水災災後重建經費排擠。設若中央經費無著,他說未來可以排入直轄市預算執行,二十二億的建設會換來無限商機,絕對值得投資。至於會不會因此又造成南縣憂心合併後遭邊緣化?許添財再次強調「一體發展、全面提升」的八字箴言,會視各區特色發展,不會偏廢。